富二代直播app破解版下载

富二代直播app破解版下载

() 恐惧之眼听到李枫说的话,竟然又一次笑了起来。这一次与之前不同,没有那么阴沉恐怖,更像是发自内心的笑。

“小子,你果然是个非常有趣的家伙。虽然这一次我输了,不过我很开心,在这不知道多久的生命中,终于再一次出现让我感兴趣的事情。这一次我对你是单独照顾,出题难度与其他人对比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。无论你是否靠自己胜利,总归你还是笑到了最后。这样,我给你一样奖励。”

说着,恐惧之眼在面前慢慢凝聚出一个由黑色包裹着的物品,慢慢的移到李枫的面前。李枫伸出手来将之拿住,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眼球。

这是…?

李枫有些疑惑,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“这是由我的气息所化成的一个小小道具,如果我没看错,你应该有洞察这个技能吧,只不过火候太浅。这东西里面存有我的气息,也算是我现在身体一部分所化。使用后可以强化你的洞察各方各面,虽然不能直接提升战斗力以及伤害,不过作为辅助应该还是有不小的用处”

恐惧之眼的回答,李枫第一反应这是好东西,不过立马一阵后怕。这东西也有他的气息,这就说明…回想起恐惧魔王的惨,李枫直接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自己可不想在什么时候被同样的结果吞噬。

“你在害怕,放心吧我以最古之神的名义保证,这里面没有做什么手脚。虽然我们是偏邪恶的象征,但我们还不屑用这些小事玷污我们的名号。具体的你也可以等回到你的世界查看,那个无趣的家伙虽然和我们没什么关联,但是他还是能够准确给出道具说明。”

这里所指的无趣家伙,李枫知道肯定是说的系统。想到自己能够看到物品的属性,心里还算安稳一些。当然这些心里的疑虑哪怕被看出来,也不能当面说出。

“哪能不信您啊,我是放一百个心”

笑着是这样说,但内心可不是这么想。李枫是何等谨慎的人,虽然有时候总会大胆冒险,但是能够细心地地方绝对不会大意。

“哼,小子你想的什么我会不知道?也罢,你这短暂的寿命,对我而言不过就是弹指瞬间。今后我们应该不可能再见面,倒是你小子的命运有些奇怪,估计还回遇到我的其他同胞。有这个物品我的气息伴随,多少也能够得到一些友好。不过,很多同伴表达友好的方式和我一样,那就是找乐子,可能会给你更困难的任务。哈哈哈,小子你以后的命运具体如何,就在你自己手里了。至于这个道具你用还是不用,自己掌握吧。我在这也已经玩够了,再见了,有趣的小子”

青春美少女户外春日写真清新甜美

恐惧之眼说完,身体就开始逐渐淡化。曾经不可一世那么强大的他,也终于算是被彻底消灭。

“等等,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。恐惧之眼只是你这次化身的名字吧,好歹让我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
李枫想起一个重要的事,紧急询问着。无论怎么说,这一次对于这些家伙的了解,算是有个突破性的认识。能够多获得一些信息,也许对以后就有用处。

“小子,你今后会遇到更多的智慧生物,我的名字并不重要,只不过是你万千任务中的一个过客。更关键的是,你不是我的信徒,我没必要报出名号。如果真的还能再见,希望下次你能够变得更强,强到出乎我的意料,到时候我就会说出我真正的名号”

恐惧之眼留下最后的话语后,已经部消失不见,化为一点点暗色,消失融入到了空气中。

现场再一次回复宁静,原本那昏黄色的雾气已经彻底消散。仍然是夜晚,不过黑暗的天空能够看到点点星辰,清新的空气又一次弥漫在这片大地。

太阳慢慢升起,将这片大地重新照亮。虽然只来到两天,但李枫能够感觉得到,这片土地许久以来终于有一次能够这样沐浴阳光。

伴着清晨的第一缕光,黑夜中的战场部映入人们的视野。除去李枫等来到的这一批人,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。无论是敌人,还是友方,现在已经部倒在这片土地之上。

血液染红了一切,无论是大地、石块、还是建筑。

沉睡的人逐渐苏醒,恐惧之眼的灭亡,让恐惧消失。这些人醒来后的迷茫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一睁眼看到身边的鲜血,差点吓得喊叫。紧接着发现太阳的升起以及原本那片雾气的消失,结局算是瞬间已经理解。

“哇哦,赢了!!!”

一个刚刚苏醒的人高兴地大跳起来,虽然不知道中间发生什么,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。自己胜利了,或者走出了这场游戏,这已经足够。

越来越多的人反应过来,跟着欢呼着,呐喊着。向天空抛去外套,互相拥抱在一起。对于这些人而言,每一场胜利都是那么弥足珍贵。尤其是这种从未听闻过得高难度团队任务,他们都在期待着会有什么样的豪华奖励。

李枫感觉到自己也算恢复一些,缓缓起身。看着远处那些雀跃的同学们,他们也许到最后都不会知道,自己脚下踩的那些染红了血液的土地,是经历了怎样悲壮的故事。

这是我的败北。

虽然胜利,但李枫始终不认为自己这次是真的胜利。对比以往每一次的战斗结束,这一次可以说是唯一一次感觉自己不配获胜的。中间太多的操作自己失误,尤其是深入敌军那一次,犹犹豫豫没有攻击,那时候才是消灭敌人的最佳时期。以及后来各种思考,出现的错误太多,甚至错误大到比以往几次游戏加起来还多。

而到了后面自己陷入恐惧中竟然没有出来,还是靠着双重外力的因素,无论自己是否面对的是最难的,结果都是如果没有这些外在因素,自己都会丧命于此。而自己无法决定外在因素,只有自己作为内在因素才是重中之重。

以及最后一点,最后头目的击杀也是完靠着原住民们,用无数的鲜血与性命,才与敌人最终互换掉得到。在李枫看来,一切都是靠着他人,这就是自己的败北。

“哟吼”

李枫感觉到自己肩膀被人拍一下,回头看去发现郑天奇正笑着从自己旁边路过。身后是其他刚刚与自己一同作战的队友,受到重伤的他们互相搀扶着慢慢向这边走来。每个人身体都开始散发出光芒,这是即将离开的标志。

“是不是感觉最后的胜利和自己没有关系”

郑天奇慢慢走到李枫的侧前方,看着下面欢呼雀跃的人们。

李枫无言,表示了默认。

“其实,你完不必这样想。只要给出了我们条件,让我们站在这里,那么本身每一样都是可以利用的。无论是你在噩梦中被叫醒,还是最后这些血色城的人们拼死搏斗,不都是由你一点一滴积累而来。所以说,只要是能用到的可以用的,有能力去用,那就是自己的本事。你是个玩游戏的资深宅男,多少游戏有着多少场景物品可以去用,到了现实同样,你该不会这点都不知道吧。”

郑天奇的话让李枫闭上眼睛,再一次回想起发生的一切。时间并不长,短短两天似乎就发生了一周甚至十天的事情。

“你在看其他人,笑的多开心。咱们这种经常胜利的人不同,他们这就已经满足了。所以说,你站的高度越高,目标就会越高。这是个好事,不过有时候别太逼自己,知足常乐”

李枫看了看身边这个一直笑着的人,自己哪怕有洞察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着什么,这个人真的很神秘。

回味了下他的话语,最终李枫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唉…….”

没有说太多,毕竟自己的难处谁也不知道,就像自己不知道在场的各位谁有着什么难处一样。每个人的苦,基本都是自己去咽,能分享出来的苦,大部分不过都是需要安慰罢了。失败等于死亡这座大山,永远死死压着自己喘不过气。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,是自己最大的压力,同样也是自己最致命的弱点。

后面的人已经部走上来,他们想将李枫高高抛气,然后发现每个人都已经没有力气。就这样看着下面欢呼的人们,下面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,高兴地打着招呼。在他们看来就是这些人拯救了一切,尤其是对李枫,这个原本都认为只是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宅男,这下是彻底改观。

人们一个个都高兴地向这边的喊着,这边的人虽然刚刚经历很多,心情比较沉重,不过品尝着来之不易的胜利,最后还是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招手与远处的队友们示意。

李枫注意到情况,自己也不是不动气氛的人。正如郑天奇所说,的确是来之不易的胜利,还是顺势微笑着,与自己这边的队友们共同对着另外一边,打着招呼。

在这欢声笑语中,所有人慢慢的变成光点消失。

这是…?

李枫面前逐渐充满光亮,然而光芒过后,自己眼前的并不是之前自己在的那个河边亭,而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“系统,你在对吧,出来!”

李枫在这里大喊着,因为自己对这片空间还是比较熟悉,虽然来的少,但是印象实在太深刻。

刚说完,面前闪烁着斑驳白光,最终形成一个光球,正是李枫交流过两次的,也是造成现在世界一切情况的罪魁祸首,系统。或许用罪魁祸首来形容并不恰当,在面临更强大的敌人即将入侵时,李枫很多时间还是挺感谢这个家伙。只不过他的做法有些偏激,不偏激就更容易失败,所以对于如何看待系统,李枫也是比较复杂。

“你把我单独叫到这个空间,要干什么”

系统就像是那些最古之神一样,生活不止多少年,能力更是只手遮天。对于这样的人平白无故找自己,李枫还是比较紧张。

“我为什么把你叫来,或许我也不清楚。只不过看了你这么久,和与你接触过的最古之神一样,对你越来越感兴趣。你的成长已经远超我的意料,更重要的是你的思考方式,简直太有趣不过”

“我不是让你当猴看的,有事说事,无事请放我回去”

系统的处事风格就是绝对中立,李枫清楚他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态度不好就将自己杀害,所以说起话来并没有怎么客气。

“我只是对你感兴趣,想和你聊聊天而已。当然如果你有本事,可以在我这套出一些你想要了解的东西,也算是给你这奇特的天赋一点补偿。涉及到太深的问题,我不会回答”

系统的声音还是那么没有一点感情,倒是做事风格让李枫有些惊讶。这是突然好心,来送情报了?

“那我问你,你和最古之神那群家伙什么关系,以及我手里的这个玩意,有没有危险”

说着李枫拿出从恐惧之眼那得到的眼球,让系统观察。

“我和那群家伙没什么关系,算是同样作为整个宇宙中最老不死的存在。实力半斤八两,既不敌对也不友好。偶尔有冲突,偶尔也会帮助。就像今天这样,偶然才会有所交际。至于你手里的东西,你有洞察,虽然洞察不能保证获得的情报都是最真实的,但我在这里保证,就这个物品。你回去看到的介绍是什么,就是什么。”

李枫算是接受了这个回答,再一次将东西放入背包之中。

“你算到了这场属于你的游戏会被这些最古之神干涉?他告诉我他的行为你无法干涉,但事实我发现似乎不是这样。你甚至连特殊任务都是按照最后的他搅局出现安排的,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吗”

李枫越想越不对劲,恐惧之眼一直在强调他不归系统管,但为何就那么巧,恐惧之眼即兴出的任务难题,正好就和特殊任务相挂钩。

“我的确无法干涉他,他也无法干涉我。只不过那么多年,数不清的时间过去,就算互不搭理,纯靠无意中打交道,我们也早已经互相熟知习惯。我知道很大概率演变成这样,他也能够猜到我出的题,顺道帮助一下难度,仅仅是为这无穷无尽的无聊时间,增添一些乐子”

系统的回答李枫再一次接受,听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漏洞,也符合逻辑思维。

“你已经问了我两个问题,我原本只是想找你聊聊。但这种单方面的提问不是我本意,我允许你提问最后一个问题,再之后还是送你回去”

李枫刚想继续问,立马被系统警告。还有着一肚子疑问的李枫瞬间闭嘴,必须要珍惜这一次的提问。整理下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,却发现有两个问题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回答。

“那么我问,我手里的这把钥匙是否是我的启迪任务关键,以及我去的自由探索世界,是否是当前宇宙当前时间线真实存在的地方。”

李枫回想到自己第一个问题其实也是两个问题,只不过一次性提出。如此打算试一试,采取同样的方式,将自己当前最关心的两个问题,一并问出。